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病例分享 >

饱受三叉神经痛长期折磨,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神经外科泰斗沈建康教授帮他解除痛苦

浏览次数: 日期:2018-09-05 来源: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

  对于资深烟民来说,戒烟之难可谓难于登天。为了尽孝,年逾六旬的患者张先生戒掉了几十年的烟瘾。然而,在三叉神经痛的反复肆虐折磨下,张先生已记不清有多少个整夜无眠,多少次以头撞墙。近日,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神经外科泰斗沈建康教授亲自操刀,为这位硬汉成功手术,解除痛苦。

  

牙齿拔了 仍被疼痛反复折磨六载

  退休前,患者张先生长期从事吊车作业的特殊工种,精神高度集中,劳动强度也很大。

  从2012年开始,莫名的疼痛开始侵袭他的左侧脸颊,随着时间推移,疼痛愈演愈烈。起初,他以为是牙痛,于是去其他医院就诊,并拔掉了左侧最靠里面的两颗牙齿,麻药劲过后,疼痛却没有丝毫缓解。

  其后在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经过详细检查,他被确诊患上了“三叉神经痛”。 三叉神经分布区内反复发作的阵发性剧烈神经痛,是医学界公认的人类最痛苦的疾病,有“天下第一痛”的称号。

  “原本觉得吃吃药缓解下疼痛就对付过去了,情况却越来越糟。”张先生表示,出于经济方面考虑,这六年来,他吃过“卡马西平”,做过“三叉神经根射频热凝术”,往往是疼痛消失一段时间就复发,且复发周期越来越短,疼痛越来越剧烈。

  

戒烟成功 却痛到以头撞墙

  有时候像刀割、有时候像灼烧,三叉神经痛发作起来,患者就像在受酷刑。这几年来,张先生算是领教了所谓的“天下第一痛”的厉害。平日里,说话、洗脸、刷牙、吃饭、骑车走路,甚至微风拂面都会遭遇犹如闪电般的剧烈疼痛,疼痛会历时数秒或数分钟。

  张先生告诉笔者,到后来,晚上睡觉时疼痛发作的频率越来越高,疼得厉害的时候让他整夜无眠,身心备受折磨。

  2015年的时候,张先生的父亲因病入院,他需要长时间陪护在病床边。为了父亲的健康,他咬咬牙戒掉了几十年的烟瘾,直到今天都没复吸过一口烟。多少个夜,阵阵疼痛中,他的手颤抖着伸向烟盒,最终是意志战胜了欲望。就是这样一位对自己“足够狠”的硬汉,数次被三叉神经痛折磨到以头撞墙!
 

成功手术 战胜“天下第一痛”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今年8月,张先生再次走进蓝十字脑科医院的大门。经三叉神经MRTA增强检查,其左侧三叉神经颅内段根部见小血管触碰、关系密切。考虑到药物治疗已基本无效,患者手术指征明确,在征得家属同意后,沈建康教授为患者进行了“左侧三叉神经根显微血管减压手术”。

  沈建康教授表示,微血管减压术是于高倍显微镜下或依靠神经内镜进入桥小脑角区,探查三叉神经根,仔细识别压迫神经的责任血管,采用锐性剥离方法将责任血管充分游离后,将其推移离开三叉神经充分减压并固定,使血管不接触到神经,从而解除血管对三叉神经根部的压迫,使疼痛消失,保持三叉神经的正常功能。

▲沈建康教授为患者手术(资料图)

  微血管减压术是目前已知可治疗三叉神经痛并完全保留神经功能的治疗方法。在术前讨论中专家认为,存在三叉神经与血管严重粘连等不可预见因素,危险性较高,手术有较大风险。最终,凭借高超的技术和多年积累的丰富经验,沈建康教授为张先生成功进行手术,解除了其长达六年的疼痛折磨。

▲沈建康教授了解患者术后恢复情况

  术后一周,张先生已能像普通人一样自理生活。“烟瘾我忍了,这个三叉神经痛实在不能忍,多亏了沈教授帮我解脱出来。”查房时,他紧紧握住了沈建康教授的手。

医院动态

更多

热点视频


德信为本 精医于民